电话:0514-85168468
手机:18605226349
Q Q:1711815021
邮箱:yzfqf8@163.com
地址:扬州市邗江北路雍
华府贵园4栋1101室
毛泽东与起名字
创建时间:2011-1-6 10:17:32        点击数:1222次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“我毛泽东,泽东就是光泽大海,普照东方”
   毛泽东,字润之(润芝)。他曾对自己名字作过有趣的解释。

  1951年11月,毛泽东巡视古都安阳,当知道陪同的地区专员叫程耀吾时,他开玩笑地说:“你这个名字不如我的名字好。”“我的名字叫毛泽东,泽东就是光泽大海,普照东方。”中国人传统名字从来是互补的,因此取名“泽东”,取字为“润之”。而毛泽东对自取的“润芝”来源,又作了另种说明。那就是在他青年时期就读于长沙湖南第一师范时,老师杨怀中推荐《胡文忠公全集》。毛泽东说,“我反复阅读后,觉得胡林翼确实值得学习。胡字‘润芝’,我就改为‘学润’。杨先生对我说:‘司马长卿崇仰蔺相如改名相如。你既然尊敬胡润芝,就干脆改成‘润芝’吧。以后,师长和好友们多叫我‘润芝’。”

  为了写作和革命斗争需要,毛泽东一生也用了不少名字,比如石山、子任、杨子任、二十八画生和李德胜。此中每个名字,都是有深邃的含义的。

  青年毛泽东曾以“二十八画生”贴出“征友启事”和用于《新青年》发表《体育之研究》的署名。所以起名字为“二十八画生”,毛泽东后来在与同学罗章龙等人说,“毛泽东(注:繁体字)三字的笔画加在一起为二十八画,所以用作笔名”。因为“二十八画生”作为署名,很奇特,也吸引人,常引起人注意。当时长沙周南女校校长朱剑凡的小女儿,也就是后来成为王稼祥夫人的朱仲丽曾回忆在她童年时就“二十八画生”事和毛泽东的一次对话:我两眼瞪着,又问:“毛叔叔,你为什么要取一个怪名字,叫‘二十八画生’呢,真不好听。”毛泽东笑道:“我是喜欢来新花样,用数目字代替名字,节约呀,省事呀……”

  毛泽东也有不少化名。为他喜欢的,就是取名“李德胜”。1947年,毛泽东暂时撤出延安,留在陕甘边区领导全国解放战争,为了保密需要,起名字“李德胜”。他说,“我叫李德胜,取革命一定胜利的意思”。

“你不是李好学吗?就是要好好学习普通话”

  1938年,毛泽东在延安杨家岭,一天遇到来自东北的青年韩光(建国后任黑龙江省省长),韩光原名寒光。毛泽东问:青年同志,叫什么名字?在哪个部门工作?当韩光说,他叫寒光,是寒冷的“寒”,正想改名字为韩信的“韩”时,毛泽东风趣地说:“寒冷的‘寒’,不改也可以,不是有一首古诗说‘寒光照铁衣’嘛!”1952年10月,毛泽东视察黄河时,初见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王化云,问他叫什么名字,当他知道叫王化云,“是变化的化,云雨的云”时,毛泽东就幽默地说:“化云这个名字很好,化云为雨,半年化云,半年化雨就好了。”大家都笑了起来,王化云也笑了,紧张的神情很快松弛下来了。

  毛泽东释姓析名,望名生义,浮想联翩地谈古说今,还根据不同的对象作适如其分的发挥,像他与作家、艺术家相遇,就从经籍或诗词中摘取。1945年毛泽东在重庆见到来自延安的周而复。他立刻握住他的手说:“作家,我们在延安见过,周而复始。”“周而复始”见《汉书·礼乐志》:“精建明,星辰度理,阴阳五行,周而复始。”这正是“周而复”极其巧妙的拼合,而又蕴含他与作家已见过了,一语双关。在重庆,毛泽东还会见很多文艺界人士,当周恩来介绍到白杨时,毛泽东随口吟道:“白杨萧萧易水寒”,介绍到陶金时,他又顺口答道:“啊!沙里淘金”。在他晚年,北京大学教师芦荻来到他身边讲课。他就问:“你大概喜欢秋天吧?”又说,“你为什么叫芦荻?会背刘禹锡写的《西塞山怀古》这首诗吗?在双方分别背诵了后,芦荻才明白了,毛泽东是用这首诗的最后一句“故垒萧萧芦荻秋”,幽默地说到她的名字的。

  毛泽东对身边文化程度不高的警卫战士的名字,通常是用深入浅出、幽默、活泼的语言作新的释说。当他得知新来的卫士叫李家骥时,就说“原来你是家里一匹好马啊!”新来的卫士叫田云玉,就说,“有天有地,又有玉石,可正是上下齐全国中贵”。1948年,毛泽东在西柏坡见到新卫士叫张宝金时,他爽朗地笑了,“噢,这个名字真好,又是宝,又是金,这样我们就一定能打败蒋介石,因为我们有了宝贝,有了金子,不愁没钱用了”。毛泽东谈笑风生,刚开始就让新来的卫士紧张的心情放松了,人民领袖平易近人,使他们顿觉是在家中。毛泽东有时还很好地运用名字鼓励。1955年,他要身边的工作人员回乡作社会调查,回来向他作汇报,当卫士李好学向他汇报时。他说,“李好学,爱好学习,看来肚子里面有不少墨水”。李好学汇报时乡音很重,有时还听不清楚在说什么。毛泽东说:“你不是李好学吗?就是要好好学习普通话,要不愧别人对自己的称谓。”

他戏对乔冠华说:“乔老爷,你可真的上轿啦”

  每个时代都有时代精神,因此起名字也带有时代文化和时代色彩。毛泽东作为伟大领袖,高瞻远瞩,以至对名字这个人生永久符号也很注意。沈阳部队跳“桂花舞”的演员程桂珍说她的名字有些旧。毛泽东就因她的姓是“前程万里的程”,说道,“小同志,你就叫程万里吧”;海政文工团刘芙蓉抱怨自己名字不好,花花草草的。毛泽东说:“哪个讲的不好,这名字蛮好嘛。我念一首诗你听:‘天上碧桃和露种,日边红杏依云栽。芙蓉生在秋江上,莫向东风怨未开。’”他介绍说这是唐朝渤海人高蟾写来称赞朋友的。“如果你实在不满意现在的名字,你就改名叫‘秋江’吧”。就此刘芙蓉改名字为刘秋江了。

  毛泽东为他人改名字,有的也是为了革命需要。像在抗战时期,在赵寿山军中工作的地下党员郝克勇,因他舅舅家姓范,就将他改名字为范明,因为做秘密工作的人员回到延安,都必须改名换姓。1951年,毛泽东指派柴军武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联络官,参加朝鲜停战谈判,并将他改名字为柴成文。毛泽东为“军武”改名字为“成文”含意深远。他经常说,外交工作是“武仗文打”,外交官是不穿军装的解放军。

  在日常生活里,毛泽东与熟悉的战友、下级,有时从寻称呼、找绰号、有说有笑中,活跃、丰富生活。

  张闻天长期用“洛甫”为名字。当在中央苏区瑞金时,毛泽东有次提着一个萝卜兴冲冲地走进来,对张开玩笑地戏道:“萝卜,萝卜!”引得人们哈哈大笑。有时他也运用古典小说角色,说贾拓夫是“陕北才子”,“拓夫既姓贾,又是宝,是我们党内的‘贾宝玉’。”六十年代初,有次在国庆观礼会上,他见到沙千里,便风趣地问候:“沙僧你好!沙僧你好!沙和尚是不是你的本家?”五十年代,因有电影古装喜剧片《乔老爷上轿》,就此人们常以“乔老爷”戏称乔冠华。1973年,乔冠华和章含之结婚,周恩来要乔冠华“嫁”到史家胡同51号章士钊家去。毛泽东也表示赞同,他戏对乔冠华说:“乔老爷,你可真的上轿啦!”

  毛泽东与起名字改名字的故事-正文摘自《世纪》双月刊,盛巽昌。本报有删节(据《人民政协报》)

扬州市福祥坊文化信息咨询策划中心·版权所有
备案号:苏ICP备1022931
Email:yzfqf8@163.com 电话:0514-85168468
您是访问本站的第 682769 位客人